在上海几大主要商业街复苏后, 一些支马路、后街上的商业气息日渐浓郁。在各区市场监管部门与街镇的指导下,复工的沿街店在严格防控的同时开展经营活动,努力让上海的烟火气早日回归。记者昨天现场走访。

昨天中午11时半,正是午餐高峰时间,黄浦区广西北路上的网红小店“哈灵面馆”内,10来张餐桌都坐上了顾客。进门测温,一人一桌,同向而坐,有顾客看到店内已经坐满,索性就改为打包,带回去就餐。小店店主说,最近几天,街面上的顾客明显多起来,选择堂吃的人也比以前多了

哈灵面馆(广西北路店)内,顾客一人一桌,同向而坐。唐烨摄

中午12时半,福州路上的网红茶餐厅“东发道(人民广场店)”门可罗雀。这家店平时的午晚市要排队两三个小时,但疫情以来,他们开设网上预约就餐服务,每天上下午各放号一次。“上周开始,预约名额一放出去,很快就被抢光。不少没有预约过的顾客想进来就餐,在门口就被我们劝退了。”东发道(人民广场店)领班告诉记者。走进就餐区,与门口的景象迥然相异,只见一派热闹景象:座位全满,顾客们三三两两一桌。为了拉大落座客人之间的距离,店家拿掉了大堂内三分之一的桌椅。“我们现在取消翻台,确保顾客有序进餐。”

东发道(人民广场店) 唐烨摄

“帮我弄碗辣酱面,要清汤!”旧校场路上的百年老店春风松月楼在本月8日恢复堂吃。中午时分,有三三两两老顾客进门,向店员出示随申码绿码、量好体温,点上一碗熟悉的“个性化”传统辣酱面。恢复堂食以后,门店的本地员工陆续回岗,开店前,他们除了对门店环境、餐具用品、设施设备等进行消毒清洁外,还开通了无接触式点餐、支付,减少人员接触的机会。门店经理说,堂吃复工以来,闻讯而来的老顾客们开始陆续回归。

下午2时,正是上班时间,位于徐汇区天钥桥路上的白玉兰面包房门口排起了小长队。商户在店门口提前竖起了一块告示牌,标注“排队请间隔1米”,相较疫情发生前店门口时常出现的“人贴人”排队景象,而今等候“买单”的距离舒朗了不少。白玉兰面包房是天钥桥路上客流量最大的沿街商户之一,记者在店内看到,排队购买的顾客几乎人人都左右手“满载而归”,上海人常吃的烧麦、花卷、叉烧包以及现下时令的青团,是“提袋率”最高的商品。无论是面包西点还是中餐点心,所有商品均用塑料盒或食品袋包装。“我要两盒烧麦,两盒花卷,再要一盒白馒头。”家住古美路的肇阿姨告诉记者,自己当天来徐家汇附近的银行办事,回去路上专门到这家面包房来买点心。“这家新鲜,我们家吃了快30年了,(店铺)比我女儿都大了。”

本周,徐家汇商圈衡山坊内,包括“网红”书店衡山・和集、设计师服装店“URLAZH”等沿街商户均已开业。记者进店时,均有店员主动上前为记者测量手腕温度,并示意按压免洗消毒液,洗手后再进店触摸商品。衡山坊新开业的美发沙龙“My Hair”店内有顾客正在剪发,但记者注意到,两组客人的落座距离较远。店铺经理王子轩告诉记者,针对美容美发行业的特殊性,店内采取预约制,保证每一时段在店客人不超过2人,尽量采取“完成一组再开工一组”的服务模式。每位客人离开后,则第一时间消毒座椅、剪刀、梳子等工具设备,店员则第一时间消毒洗手。

“网红”书店衡山・和集 舒抒摄

在上海不少社区,复工的街边小店也多起来。黄浦区五里桥街道沿街商铺以小超市、餐饮小店等食品流通、加工类企业(商户)为主,截至3月10日辖区已开业食品流通企业145户、沿街餐饮小店80户。静安区临汾路街道,小餐饮店“新旺美食林”日前获得了复工许可。店主俞迎春和员工每个人都注册了“随申码”,他们每天将显示安全的绿色“随申码”标识张贴在店门,店内做好防疫知识宣传,对进店员工和顾客都要求体温测量与佩戴口罩,并做好人员进出台账登记,店内食材的保鲜、冷冻、冷藏环节都严格按照有关规定执行,降低各类风险。

五里桥街道沿街小店

尽管街边店开业率较高,但记者也看到,不少小店目前生意还很一般。在广西北路(宁波路到天津路)上,中午11点半,经营了11年的老店“东北人家”内,没有一个顾客,老板孤零零地站在门口、手持测温枪,偶尔有来取外卖的快递小哥进来,老板赶紧上前为他们测量额温。“我们复工7天了,堂吃生意不太好,主要做些外卖,但也远远不如疫情前。”这位东北老板说。同在这条路上的哈灵面馆现在的生意只是以前的三成。

广西北路从宁波路到天津路段,往日是这条美食路最热闹的一段。昨天中午,六七家店铺大门紧锁。唐烨摄

广西北路从宁波路到天津路段,往日是这条美食路最热闹的一段,分布着20多家店铺,但记者看到,昨天中午,六七家店铺大门紧锁。有的店面因为复工以来生意一般,所以只做早市,省掉午市晚市,可以节约一些成本。“生意恢复还要一段时间。”不少街边店店主做出这样的判断。